粗鄙的肉食者

笑着说一声,去你妈的

人为什么要时不时自己看场电影

人为什么要时不时自己看场电影,因为你有时候就是需要这么个黑漆漆的地方安静的待一会儿,哭也好,笑也好,不用顾虑任何别人的目光,别人的想法。家里不行,因为有家人在,宿舍不行,因为有室友。想来想去,居然只有花点钱,到电影院里去。不用听任何人出于任何立场的劝解或是冷嘲热讽。

元芳你怎么看:

明镜非台: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马上要进场了,居然有种想要逃走的感觉……
全场好像只买了两张票,我就算哭成狗大概也没什么问题吧

【瞎扯】虐文党宣言

全都是我喜欢的套路

一条废Lynn:

是时候掏出这个了


石过境迁。: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古今中外,五湖四海,天上地下,六合八荒,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只要写得好,我都喜欢。








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








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慨然赴死。








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私交有憾,唯留功业不朽。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








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








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








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








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








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








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他日相忘于江湖。








我喜欢轰轰烈烈,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








也喜欢乏善可陈,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








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榨出让我迷醉的——








人性的光辉。








顺流而下,人皆可为,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才能震慑我的灵魂。
















诸君,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那么:








翻出你的文档,敲起你的键盘。








开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的口号是——








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








生前何须圆满,死后自会重逢。





军师联盟-荀彧个人cut

最近沉迷荀令君的绝世风采,不可自拔。于是花了两天时间剪了这个以供自己舔屏

清晰度不是很高敬请谅解吧

因为是第一次剪辑视频,如果有任何问题还请各位老爷不吝指教。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UDPpN

秘密:vayf

吾辈无能,脑洞赶不上古人

莺户翁:

明代人真是什么都敢写【。


看[清]李艾塘《扬州画舫录》【明人杂剧】条有“《男王后》秦楼外史作”一条记载


我本着去猎奇“谁愁两雄并,金貂应让侬”的心态搜了一下这本杂剧


对,这本明人王骥德(笔名秦楼外史)写的叫《男王后》的杂剧就是脱胎于那个被现代古耽疯狂借梗引用的陈蒨x韩子高【芙蓉帐暖度春宵朕与将军解战袍】故事


看完之后只觉得啊这个明代杂剧的剧情简直谜


南朝时的陈蒨和韩子高如果知道这个明人写的杂剧剧本儿估计想撞墙


该剧情涉及女装万人迷受真耽美伪百合(?)好吃不如饺子受出轨等桥段。


如果用现代古耽扫雷repo的方式来讲,大概就是↓


倾国倾城美人受有一天出门时对花流泪对月伤心结果因为太顾影自怜了没看道儿导致路遇兵痞,兵痞见他貌美如花于是决定把他抓走献给霸道王爷邀功请赏


霸道王爷一见受当即惊为天人说要立受当男王后【】受稍稍推拒了一下接着欲拒还迎羞答答(?)地答应了。


然后就是霸道王爷的霸道总裁买买买情节,受试了半天衣服结果王爷说“美人儿啊你还是穿女装最好看”【【【于是受就穿着女装和王爷攻拉灯了【】


你以为这个故事到这里就没了么不你太天真了。


拉灯之后镜头一转又变成白天,受继续穿着女装以他倾国倾城的美貌接受来自丫鬟/宫嫔们的羡慕嫉妒恨


接着本故事最惊人的转折上场了↓


霸道王爷攻有个公主亲妹妹,脾气和她哥一样都是见到美人就走不动道儿强取豪夺也要把美人抢到手的那种


这个公主年纪比较小大概还是个十五六岁的萝莉吧,听说她哥娶了个大美人就跑过去暗中观察新嫂子,结果这一看就看得魂不守舍,回去之后跟丫鬟说她以后招驸马就要找长得像嫂子这样的【】


丫鬟嘴碎一下子就把新嫂子其实是个小伙子的事情告诉了公主,公主不听则已一听之下露胳膊挽袖子就决定和她哥抢人【】


于是公主请受到她宫中作客,直话直说跟受讲第一我知道你是男的了第二我喜欢你你就跟我好吧


受又羞又惊又是欲拒还迎地婉拒了一下结果羞答答(?)地答应了。


对,他羞答答地答应了公主的请求。


然后受又穿着女装和公主拉灯了【【【【【


霸道王爷攻从外地出差回来,一回宫就说要找受,结果被嘴碎的丫头告知说受很累正在睡觉,王爷一脸懵逼表示我这几天都不在他怎么就累成这样了???丫头摊手说你不在但是公主不是在呢吗。


爱妻狂魔+深度妹控王爷一听大怒立刻说要把嚼舌根的丫头乱棍打死,丫头表示我不是乱说啊你妹妹和你媳妇儿私下定情的信物白团扇就在我手里你不信我拿给你看啊


于是东窗事发


王爷很伤心说要把妹妹和受都拉下去砍了结果受梨花带雨嘤嘤嘤说臣妾走了请王爷保重balabala


公主在一边不停地给受求情


王爷心又软了想我一好好的妹妹一好好的媳妇儿就这么都砍了我损失大了啊既然如此不如——


把我妹妹嫁给我媳妇儿好了【。


所以他就当即拍板儿决定把妹妹嫁给受【【【


公主一听大喜过望立刻张罗人给受换装


王爷一拍桌子说换个什么换啊他就穿着女装和你拜堂吧


于是受穿着女装立刻和公主拜了堂


于是男宫妃秒变女装驸马爷【】


于是这个故事HE了从此他们三个人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多么荡气回肠霹雳惊雷一波三折的故事啊。




秦楼外史: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没把你吓到就算我输。



【楼诚】浮云遮望 正文27 非ABO生子

失踪人口回归了!!!

这一年简直是一言难尽

本人之前立下的flag成真了,我真的胖了十斤

然而,最近几个月又瘦回去了

所以冥冥之中似乎有种力量在暗示我该回来更文了

————————————久违了的分割线————————————

陆军医院爆炸案遇难人员追悼会悄无声息的开始又结束了。遇难人员的遗体或是由军方就地安葬或是由家属带回老家安葬。

明诚作为76号的代表出席了 织云佳慧 的葬礼。

明诚并不知道织云佳慧喜欢什么花,只是路过花店时情不自禁走进去为这个偶然出现在他生命中并且意外死在他计划里的异族女子选了一只纯白无暇的白茶花。

日本人的葬礼其实和中国人的大同小异,织云信作为织云佳慧唯一的亲人主持了妹妹的葬礼。明诚像每一个前来吊唁的人一样为逝者献上鲜花然后行礼,织云信答礼,直到葬礼结束,明诚和织云信没有一个字的交流。

从殡仪馆出来明诚没急着走而是转了个弯,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躲起来抽烟。

送走最后一波前来吊唁的人群,织云信一个人走到明诚隐身的僻静处也点起一颗烟与他闲聊起来。

作为一个刚刚给亲妹主持葬礼的男人,织云信看起来冷静的出奇。明诚几乎天天在跟日本人打交道,却始终难以说的上理解他们。

来之前南田洋子特意找他谈话,除了跟进医院爆炸的调查进度以外也有意无意的透露出对织田信这个人的态度。南田个人对他看来是相当忌惮,几次三番提醒他小心织田信这个人。南田洋子自己就是个野心家,日本军队最不缺的就是野心家,但能让南田忌惮到这个地步的野心家,明诚心中也不免升起一股好奇。

织云信信步向前走了几步随手折下一支路旁的梨花转身递给明诚,明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便像是没看见一样负手而立。

“织云大尉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明诚此来替南田试探织云信的意图十分明显,所以也不妨开门见山。

织云见明诚不接,便收回手把玩起那只梨花来。

“佳慧小的时候最喜欢梨花,可惜她没来得及看看今年的梨花。”

明诚本想说些诸如“节哀顺变”之类应景的话,话到嘴边却转移了话题。

“大尉想要替织云小姐报仇吗?”

织云没有想到明诚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微微一愣。

“明诚先生,织云家没有不报的仇怨。但是今天我并不想和你谈这些。”

织云信摆摆手表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我想留在上海,接手特高课,我需要你的资源。”

明诚听见自己的胸膛里传出一声微微的叹息。

这不是一个生意人。

明诚笃定的相信。

没有人这样谈生意的,还没等坐到桌子前就先把底牌亮明,这人要不蠢的要命,要不狂妄至极。

“明诚先生,其实我早就听说过你。只是你可能不知道。”

日本在东北屯兵百万,却守而不出。中日之间的主战场始终在关外,像他这样的人自然不肯看着别人在战场上立功受奖,自己却只能龟缩在无仗可打的东北。

“织云大尉这么说是想跟明诚作生意吗?”

“生意?不,明诚先生的想法太好笑了!”织云信仿佛真的被明诚逗笑了,站在庭院里哈哈大笑,笑声绵延不绝,明诚几乎要担心他是否会被呛到。


我要的是整个上海,不,是整个军部匍匐在我脚下。

相亲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撒娇打赖,明镜终于说服明台好歹见见苏医生介绍的那位小姐。

到了那一天,明台自己开着车到约好的西餐厅门口,他一摸口袋摸出一副专为相亲准备的黑边框眼镜戴好,又顺手抓乱一撮头发,待到十分满意倒车镜中那个邋遢的书呆子形象才下车。

明台推门走进去,有熟识的服务生立即上前引他入包间。

包间的门一打开,明台的眼睛陡然一亮。

那个坐在苏医生身边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程锦云,或者说于曼丽。

明镜和苏太太正在闲聊,看见他进来,明镜赶紧叫他。

“你这孩子,说好了时间,怎么来迟了?怎么也不能让人家程小姐等着你,太不礼貌了。”明镜一叠声的嗔怪,一边眼神却飘向苏医生和那位程小姐那一边。

明台脚步虚浮好似踩在云里,待走近了,真真看清这位“程小姐”,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天命。

曼丽显然没有料到有这样一出好戏,白了一张小脸,讷讷的说不出话来。明台刚一走近还没来得及说话,曼丽却抽身向苏医生的方向避了避,动作间不小心打翻了一只杯子。明台下意识的扶住杯子,顺势坐到于曼丽对面。

明镜打量这两个人的样子,知道其中必有缘故,可此时不是问话的时候。苏医生也见这两人形容古怪,与明镜眼神一碰,常年在牌桌上锻炼出来的默契使彼此立刻心领神会,说了两句无关的话便找个由头一起出了包间。

包间里只剩下明台和于曼丽两个人。

“程小姐平时喜欢些什么?”明台也知道这个标准的相亲问题很傻,配不上他花花公子的一贯风格,可此情此景他也说不出什么会使气氛更糟的话了。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于曼丽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吓傻了,低着头不肯看明台。“

”那我们去看场电影好吗?我刚才路过戏院正好看见有新片上映。”

   于曼丽低垂着脸,微微点了一下头。明台立刻抓起她的手,往门外走去。     

坐在大厅里喝茶的明镜和苏医生看见两人牵着手跑出去,不由乍舌。看来今天晚上大有一番事业可做了。

回到家明镜是怎样拷问明台的暂且不表,在诊所里独自面对黎叔和明诚的于曼丽已经濒临崩溃。

“组织上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用我的真名给我安排相亲!”

“程锦云同志,我还没有问你,是谁让你把真实身份暴露给明台的?”明诚忍住笑,十二万分严肃的质问胆敢破罐子破摔面对上级的于曼丽。

黎叔:“你,你把身份暴露给明台了?”

黎叔听闻明诚此言急得直在屋里转圈。

于曼丽知道自己这么做已经严重违反纪律,按照组织规定自己随时可能要被撤出计划,不禁缩起身子等着发落。

在计划执行的关键时刻出这种岔子,黎叔这样经验丰富的老革命党也被气得无计可施,背过身去一言不发。幕后黑手明诚依旧装模作样半真半假的说道:“你以为自己不说,别人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期?你这样做是要受纪律处分的!你明白这里的严重性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要不你就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要不你就回家去。”黎叔下了最后通牒,于曼丽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身份暴露,撤离是唯一选择。可是她怎么甘心,让之前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如果她现在走了,明台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子。

明诚怎么会看不透这对小儿女的心思,只是大事当前凡事都必须谨慎为上,先磨磨两个人的性子于今后有益无害,所以也就没有拦着黎叔。

看着于曼丽红着双眼走了,明诚也溜达着回了家。

家里也是一摊烂事。

“阿诚,我不会拖累你的。我都想好了,我有手有脚能自己养活自己,白天还是回明家帮佣,晚上我可以帮你照顾一下孩子……“

明诚几乎把听筒摔到桌子上。赵桂珍这个女人自从回到上海就像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一样,每隔几天他就能接到这样一通电话。他也早没了耐心去跟她好好论论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她的档案,现在就摆在他的书房里。农村妇女?孤苦无依?剧本写的不错嘛,谁主笔的?下回可记得加强细节!

对于桂姨的调查,明诚没有假他人之手,她离开明家之后的生活轨迹丝丝缕缕全部都是他亲自调查。越是调查得深入,对这个女人的厌恶越是难以形容。她本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可怜人,被人欺骗,被人利用,被人抛弃,可转眼之间她就变成了一头恶狼,一头为虎作伥不辨善恶的恶狼。

明诚轻轻合上手中的资料,揉了揉脸。

你让我监视明家,又让她来监视我?南田啊,南田,你这算盘打的可真是巧啊。


收到E大和蒹葭的书了!开心的飞起!跟大家得瑟一下
@陆蒹葭 @Echo 

为了完整撕开胶封动用挂烫机的我一定是真爱